我的恋爱对象是我老板:第52章:十手争指

弘治皇帝面带微笑,一切都在朕的掌握之中。

方继藩想了想:“陛下,儿臣以为,从战术层面而言,若是试一试深浅,倒是有用处的。可对于其他方面而言,只怕颇有风险。”

方继藩咽了咽口水,他突然想吃甘蔗了。

虽然每一个人,心思都不在这礼仪上。

他吩咐道:“萧敬,快,给父皇端茶来。”

方继藩站在王守仁一边。

刘瑾道:“干爷,时间来不及了。”

“自汉人进入了草场,看看我们的族人,是否还有一丁点勇士的样子,有的,跟着汉人跑了,说是去挖矿,去做买卖;有的,将牛马擅自兜售给汉人,上个月,一个牧人,居然指着我的鼻子痛骂,说凭什么,我突兀决定他的命运,呵……”

弘治皇帝莞尔一笑:“他呀,永远没有正经。”

他把朱厚照从刘瑾的怀里拽出来,朱厚照却如烂泥一般,摔下地去,方继藩不甘心,装的,一定的装的,你大爷,我方继藩ri了狗啊,这是误交了匪类,他努力的用手撑开朱厚照的眼皮子,眼皮子撑开,里头的瞳孔黯淡无光,这厮……他……

“父皇说,让你想办法,加强戒备。”

方继藩道:“我家里,有个家奴,他倒是极聪明,不如就让他来吧,他懂四五种语言呢。”

方继藩掐着指头给他算:“他是山东人,自会说山东话,还会说官话,会说……”

朱厚照自然又叽里呱啦一阵。

人才啊。

他想将戴在自己眼睛上的眼镜摘下来。

数十辆马车,到了西山交易中心,齐刷刷的壮汉,一字排开。

这四洋商行,获得了朝廷的海贸之权,允许其在海外,进行贸易。

王不仕戴着一副大墨镜,竟慢慢找出了一点感觉。

回到府里,邓健对他点头哈腰,口里叫着老爷,一脸敬重,其实……这家伙倒是嘴甜,挺舒服的。

邓健将大金链子戴在王不仕的脖子上,一脸满意。只是……

可现在呢,陛下隔三差五,就问通州和保定府,有没有最新的统计数目而来,偏偏那些吃饱了撑着的统计员,还就爱干这个,送来的各种报表,五花八门,有的是薪俸统计,有的是行业统计,有的是税赋统计,这些数目,统统制成了表格,甚至……为了一目了然,还和历年相比……

“太祖高皇帝的前事,确实让商贾们生出了疑虑,他们害怕显露自己的财富,担心有朝一日,自己的财富,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因而,他们虽然起初时,冒险挣了大笔的利润,可一旦财富到了一定阶段时,他们反而变得谨慎起来,他们开始效仿士绅们一样,想要将那巨大的财富,藏匿起来,这样下去,可就糟糕了。”

方继藩微笑道:“陛下,正是,否则,极有可能发生滞胀,到时,只怕要万劫不复了。”

当然,那只是最坏的情况。

看着阔别已久的京师,然后……他迷路了。

原来,统计学还可以这样用的。

对于这种能发出响雷的武器,他们顿时不知所措,甚至还以为,是上天发怒了怒吼。

王文玉不禁道:“这些饮血茹毛的土人,竟可建造这样的巨城?”

而某些零星买了的散户,自觉得自己已经挣了不少了,因而开始将股票放出。

虽然绝大多数人,家境还算殷实,可这单单买房一项,就几乎把大家的家底清空了。更不必说,还有那该死的房贷了,压得大家,透不过气来。

谁知道方继藩如此耿直。

他在心里暗暗思忖着,却又听王不仕开口道。

王不仕:“……”

突然……他泪流满面。

太值得了!

这铁路的货运成本低,装载量又大,保定、通州、京师之间,又是最热门的线路,一旦修成,那些蒸汽车,将一车车的将无数的货物,来回运送,想想看,这背后,是多大的利益。

方继藩笑吟吟的看着刘瑾。

要知道,这厂卫历来是向皇帝负责的。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这西厂,只是一个称呼,叫什么都可以,哪怕是叫内厂,叫外厂都可以。”

方继藩觉得自己的脖子凉飕飕的:“殿下,要低调,别坑我孙子。不妨,就叫西洋战略保障局吧,这名儿……我看成。”

保定铁路局,正式挂牌了,开始向商贾们筹款,按银钱多少,进行入股,并且在将来,铁路修建之后,入股之人,将参与分红。

消息一出,倒是有无数人来围观。

“试一试吧。”

朱厚照大手一挥:“少说其他的,走,咱们再试一试继藩的新东西去。”

沈傲道:“已到达预定位置。”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