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恋爱对象是我老板:第26章:羊肠九曲

在少女心底,滕青山是一个超级强者。能救下她就已经够不错的了。她是一个很懂分寸的女孩子。她知道……听滕青山的命令即可。不要多嘴。

擂台高有四尺,长宽都是十丈,是由青灰『色』岩石铺就。这空旷的擂台上,如今只有滕青山和庞山二人。滕青山目光朝下方一扫,心有所感地就发现了远处全身穿着黑『色』劲装的臧锋!

除了实力外,和他们‘宗主亲传弟子’身份也不无关系。

臧锋猛然起身,大步走到中央。顿时不少人看向他。

“呀!”青雨欢喜地接过,“哇,好软!凉凉的,『摸』的好舒服!而且不算重耶。”

单单这飞刀绝技,滕青山已经有信心杀死像‘司马庆’那种弱的先天高手了。

“哥!”

滕青山眉头一皱。

滕青山一笑:“关统领,赤鳞兽如果完全蜕变,咱们这些人如果跟它硬拼,那是找死。”

吸收只是部分。

“啧啧!”滕青山眼睛一下子瞪得滚圆,“这老家伙,还真是够有钱的!”

“不好!”滕青山脸『色』微变。

在场所有人都没注意岩浆湖。

那瞳孔表面的透明隔膜,能轻易承受如此高温。完全不同于人类的眼睛,不但能适应高温,还能在黑暗中,却像白昼一样视物。

“滚开!”“滚!”

“天下间,后天强者中,这滕青山最起码能排列前二十。”银发老者心中暗道。

整个脸对着岩浆流,杜九就这么地扑在岩浆流湖面上。

正是落地的银发老者‘王陨’!

冀鸿额头渗出黄豆般大的汗珠,忍着断臂之痛,喝道:“好了,黑火灵果已经被那赤鳞兽吃了。咱们先回去。赤鳞兽蜕下的鳞甲……以后看运气慢慢找。”

“不对!”滕青山眉头一皱,遥看那在半空中的雷神刀‘吴越’。

“热也没办法,忍着点。”滕青山笑道,“黑火灵果那天成熟,咱们这罪就熬到头了。”

……

滕青山可不想就这么回头,那黑火灵根他是势在必得:“最好能现在动手,如果冀鸿不同意,那夺取黑火灵根,我只能暗地里进行了。”

青湖岛一方的三人都愣住了。

“杜老九!”冀鸿却是怒道,“你在半个月前就进来了?我问你,你怎么下的那足有百丈深的裂缝?”

一百度的热气,对滕青山可怕的身体而言,算不了什么。

朝藤曼下的洞『穴』里逃?对方进入洞『穴』,也会很快追上。

“那洞『穴』里面,可有黑火灵果?”滕青山直接询问道。

滕青山终于落地:“嗯,大概百丈左右!按照那崖壁洞『穴』高度计算,我现在所处的地方,应该比峡谷底部,还要深上八九十丈!”片刻,那精瘦汉子跟杜洪、滕青虎三人也都到了底部。

“怎么,嫌少,要不明天你晚上的酒,也给我。”

滕青山淡漠道:“那就打断他的腿!如果跟你们生死相搏,那就无需留手了!”

呼!呼!呼!

第二天上午,滕青山带着手下在火焰山里仔细寻找着。

“那华赤柱的棍法,还真霸道!而且看样子,他还没爆发出最强实力。”滕青山一边走,反而暗自惊叹着,他已经动了,想和华赤柱一战的念头,“那古世友,虽然很拼,可应该还有保命绝招没用。而且近万武者观看,他认输一点都不感到难堪!这人……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大家都赞叹着滕青山,刚才滕青山打的的确漂亮,一杆长枪施展起来,就好似一条听话的游龙,时而诡异迅疾,时而狂猛。就这一杆舞动的长枪,硬是将那位重剑门门主‘司马峰’打的倒地不起。

不少人围着那司马峰,司马峰正盘膝在地上,通过内劲控制伤势,过了一会儿再睁开眼睛,艰难地在门人扶住下,站了起来,遥看滕青山,虽然心有不甘,可他还是朗声道:“滕都统,不愧是能击败孟田的《地榜》高手,这枪法已经达到化劲,我司马峰是自愧不如!咳……”

燕铁盯着远处的滕青山:“好厉害的枪法。虽然这两招,我拼全力也能挡住。可这滕青山战斗之前说的话,明显是为他表哥演示招数的。这个家伙……难道还真的隐藏着实力?”燕铁不敢出手。

《烈火五式》中,最难融合的就是意境截然相反的‘火上浇油’和‘火中取栗’,这两招可以融合,滕青山融合这五招,进度顿时快了起来,滕青山这一夜,完全沉浸在枪法中,丝毫不觉得时间流逝。

滕青山转头看去,只见大量武者朝西边跑去。

连续十数声撞击,同时十余道刀光划破夜空。

一顶顶大帐,很快固定好,每一个大帐,都足以让十人在里面睡觉休息。

“进山后,你们务必小心。”冀鸿吩咐道,“大山里毒蛇毒虫野兽多,别『乱』闯,关统领,滕都统,你们麾下应该有熟悉大山的,多听听他们的。我可不想看到,你们没和其他武者争斗受伤,反而倒在蛇毒、虫毒上!”

“我们走!”贾梁喝道。

以后一个多月,麻烦不小啊!

独臂男子当即直接走出去,牵了马,朝火焰山一带赶去。

“好,好。”冀鸿笑意更浓,随即转身,“这位是关统领!这次我和关统领,奉宗主之命,带领三十名黑甲军精英,以及三十名核心弟子高手过来。虽然这次赤鳞幼兽出世,引得大量高手聚集,可咱们归元宗,对那宝贝,可是势在必得!青山,到时候,你可别留手!”

滕青山至少拥有《地榜》实力,一个《地榜》高手,在争夺黑火灵果时候,可以发挥很大作用。

此刻,相比较于黑火灵果,滕青山对黑火灵根更加渴望。

“宗主!”

只是,李金福却不知道,对方怎么认识他了?他李金福,十八岁就离开了家乡,差不多有十三四年了,滕青山今年才十七岁。也就是说,他李金福进入黑甲军,滕青山才四岁左右。

滕青山暗自点头。

“没想到,又来一个高手啊。”一道声音响起,一个精瘦穿着短衫的青年跑了过来,“我叫段侯,兄弟你呢?”这段侯热情的很。

其实这消息,就是当初看到滕青山重伤孟田的二十几人的人马传出来的。

要名列《地榜》,最快的方法,一是直接杀死对方,当然这一条必须得有人看到,否则谁知道是不是你杀的。第二个,对方被打的正式认输,这也需要有人看到。

很显然,怪物跑到一个地方,那里的人就高喊起来。

滕青山此刻清晰看清楚了妖兽模样,这妖兽大概九尺高,有四蹄,脸部长,嘴巴长,这头部有点类似于前世世界中的鳄鱼,或者说霸王龙的嘴巴。背部有着凸起,较短的一根根尖锐锋利锥子,而那强壮的躯干包括腹部,都覆盖着密集的鳞片。

“锵!”

他在用耳朵听!

“嗨,小子!”一名背负着长刀,脸上有着红『色』胎记的大汉嗤笑看着那位急怒的汉子,“怎么,咱们这些兄弟说话,都惹得你不高兴了?”顿时跟他一伙的其他武者们,也都似笑非笑看着那名金家庄汉子。

可是——

而是——

“老爷。”一名老者走进来,躬身道。

“各位客官请,快请!”立即跑出来两名小二迎接,连那掌柜的也很快跑出来,热情的很。

滕青虎赞同地点头。

滕青山点头。

滕青山杀死十余名弓箭手后,一脚踹飞旁边的房门,直接冲入二楼的一房间,而后整个人“蓬”的一声直接撞碎大窗户,跃入正在混战的广阔后院中。

“哼,杀你们,死的兄弟越少越好。”那大当家骑着战马上,慢吞吞在后面追着。他这边带领的三千兄弟,只有一千马贼是有着战马的。而现在因为追赶的缓慢,所以,两名马贼共乘一匹马。

骑着赤血马上,滕青山冷声喝斥道,“凡是我黑甲军保护的货物,任何人都没资格抢掠!你们也是被猪油蒙住了心,胆敢来抢我黑甲军保护的货物!我,归元宗黑甲军第一领第三营都统!今天就在这说了,你们今天敢抢掠货物,那……你们帮派半月之内,将灰飞烟灭!”

包括那位大当家,心底都有些忌惮。

“呼!”滕青山从战马上一跃而起,整个人仿佛利箭弹『射』向前方,在落在地上后,便大步朝马贼方向冲去。

“轰!”

滕青山一声暴喝,在天地间回『荡』,冷厉的目光扫向周围,那些马贼们完全被惊呆了。连黑甲军军士、车队的护卫们、朱崇石他们都震惊得看着这一幕。

滕青山盯着大当家,目光冰冷:“哦,就这么的,打发我们走了?抢掠我们黑甲军保护的货物……这是死罪,你就想这么揭过去?”第四十三章 《地榜》高手

徐阳郡非常的『乱』!

巫山帮能立足,还能有这么庞大的势力。不能说巫山帮差,只能说滕青山太狠。千军万马,都根本阻拦不了滕青山。要抓其首领,仿佛探囊取物般的容易!

“都统大人,都说这徐阳郡『乱』!都统大人上次立威,我们这两天,一次抢劫都没遇上啊。”杜洪笑着说道。

毕竟……

两名百夫长,一人一万两银子。

“没了吧?断你两条胳膊,算你给你长记『性』吧。”滕青山说着便要挥动轮回枪,枪头是菱形的,两边都有利刃,可以轻易切掉人的臂膀。

庭院有三个,特别是中庭院,还有个水池,水中飘着睡莲。

“小雨。”青姑娘也说道,“这事情,我去说一声就行了。不用青山大哥出面。”

而在九州的西方,那就是沙漠之地,偶尔也绿洲,也有西域诸多小国。

而在北方,便是广阔的草原,再往北,就是北海了。

一路艰辛,滕青山他们连续过了两郡地界,在赶路的第十一天,滕青山他们终于进入徐阳郡地界。

“大当家!这次可绝对是笔大买卖啊!得要大当家你拍板!”那精瘦独眼汉子眼睛放光,“那商队,还请了归元宗黑甲军的人保护货物呢!”

“哦?”光头大汉眼睛一亮,“黑甲军?多少人?”第三十八章 命令!

“哦?”诸葛云惊讶地转头看向滕青山。

“朱童,咱们扬州的朱财神?”冀鸿有些吃惊,这天下间扬州盐商和禹州商人最是出名,而如果说,无数年来天下间哪一个商人名气最大,那无疑是三千多年前,富豪甲天下的‘范蠡’范财神!

朱童的父亲,只能算是一个小商人。而朱童十岁时,就开起了‘凤阳酒楼’,仅仅三年,凤阳酒楼几乎遍布整个扬州,为他赚了大量钱财。凭借这基础,朱童开始逐步渗入各个行业。

面对这堪称‘天下第一富商’的朱童,就是归元宗,也得郑重对待。

而其他儿子们,只能分到很少一点。

能同时名列《地榜》《潜龙榜》,那将名震整个九州。

“我们的人看得清清楚楚,黑甲军军士一共二十三个!”精瘦独眼汉子连道。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