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恋爱对象是我老板:第16章:专心一志

“你以为我会有事,你真天真,既然你也要死了,那我就告诉你实话,这一次,我们有帮手的,陶诗敏你知道吗?千不该万不该,你得罪了那个女人,她家的势力,你该清楚,所以即便你死了,我们也不会有事,今晚我们就去澳洲了,只等解决了你,拿到钱就走。”

尤歌愣了愣,仔细想着这番话是什么意思,想来想去,越想越是心凉……

“你……”尤歌刚要发作,忽地感到某处一阵热流,脸色一变,转身就跑进于是去了。

他回眸望着那道门,想起她说的再见……呵呵,再见么,他到是觉得,还真有可能很快就第二次见到。

nbsp;??“住的地方我安排好了,今天我要给你引见一个人。”

是雷,一脸兴奋加好奇地打量着尤歌,尤歌也在打量他。

这一笔单已经是尤歌上班一个多星期以来最大的了,硬是将那个干瞪眼的詹琦给刺激得脸都绿了。

翎姐去了澳门,这段时间尤歌和容析元的感情生活还挺惬意,她已经知道了翎姐的身世,除了惊讶之外,也暗暗兴庆,翎姐被何家接回去了,想必是很难出来一趟吧,没人打扰她和容析元,这小日子才算是美美的嘛。

容炳雄是容析元的对头,这一点,尤歌在香港时就深有体会了,所以,可以想象,假如容炳雄知道尤歌在这里当导购,一定会借题发挥的,指不定回去容家又会说什么,到时候,容家人会嘲笑容析元的。

...容析元只顾埋头喝粥了,心里还在想啊,先前以为尤歌不在意他有没有回家,却没想到她早就熬好了粥,看来,她还是在乎他的。

偌大的客厅就像宫殿一般华丽,欧式风格的装潢配上精美的石材还有工艺品般的灯具,使得整个空间显得美轮美奂,如一幅油画令人赞叹。

“我是说过,可我没说结婚之后多久的时间还给你啊,你不是这么心急吧。”

郑皓月没有再提将尤歌带走的事,甚至不问尤歌与容析元之间发生那种事的细节,她依旧保持着长辈的姿态在关心尤歌。只不过,这当中多了几分别样的成份,就只有郑皓月自己才知道了。

这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尤歌,尤歌竟是连一个“不”字都说不出来。佟槿生病了?而她却不知道?

而佟槿也在打电话……打给容析元,汇报自己的“战绩”。

...这是一间法式餐厅,位于市区“丽斯华凯国际大酒店”第27层。

“你们两个,新来的是吗?”郑皓月倨傲地说,假装不认识尤歌。

两手悠闲地插在袋子里,许炎懒洋洋地瞥了瞥龙晓晓,半开玩笑地说:“看你这精神抖擞的样子,是不是该出院了?”

佟槿在容析元出事那天,人在外地,没能赶回来,之后再见到时,他的元哥已是植物人了。

隆青市,许氏家族根深蒂固,黑白两道都混得开,是那种跺跺脚就能掀起一阵风暴的。许炎从小生长在这样背景复杂的家族中,他知道道上的规矩,更知道有句话说得好“强龙不压地头蛇”。许家就算在隆青市有着非凡的地位,可是要说到澳门,那小小的弹丸之地,却是赌王何宏森的天下。

“那你到底要不要吃?”

“啊?”尤歌愣住,却没有挣扎,因为她感觉出了他的不对劲。

两人并没有一同前往,一个是上午出发,一个是下午出发,到了之后住的地方相隔不远,方便联系上。

“我跟你一起去看看,我也有段时间没见翎姐了。”尤歌淡淡地说着,系上了安全带。

“啧啧,我是眼花了吗,少爷好像正在遭遇传说中的家暴?”

他最喜欢用这招,有什么事情说不清楚就先用嘴堵住她的嘴,吻到她没了力气之后再慢慢说。

“孩子,唐虞梅是个疯女人,她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并且她有何家撑腰,还有些连我都觉得狠毒的手段,经过考虑之后,我认为,暂时不要跟这个疯女人硬碰硬。我不怕她使出什么招数对付我,我怕的是她一旦疯起来会对析元不利,毕竟析元现在是在她手上,万一她陷入极端,自己得不到儿子也不让别人得到她儿子,这样,最后倒霉的还是析元,他身子经不起折腾。所以,我的意思是,近段时间我们还需要忍耐,慢慢再想办法怎么解决,我也不会放心让析元留在唐虞梅那里……”容老爷子语重心长,也很有耐心在解释。

“爷爷,您会在这里住几天再走吗?”

同时一惊,她们眼前已经出现了尤歌的身影。

这才刚回来没几天就要走,自然是难舍的。除了对尤歌,容析元也舍不得孩子,一会儿不见都会很想念,何况是这一走半个月。

其实许炎先前只是想吓唬吓唬她,不是真想调戏,可现在就成是证据确凿了。

bsp;这个消息,犹如炸弹爆开,一霎间,全体人都傻眼儿了……

话是这么说,但佟槿这家伙的表现实在是太……木头了。一大美妞过来搭讪,这小子居然硬生生错过机会,难怪到现在都还没有女朋友,关键还是方法没正确。

离开这个小岛,下午又该去另外一个岛,距离这里很近,也是往南面行驶。

可以预见,今晚宝瑞肯定又是焦点所在,只不过这次却是负面的,这对宝瑞刚刚在展销会竖立起来的形象,是种致命的打击!

“谁说我还想着她?别在我面前提她的名字,我现在恨不得能冲到她面前狠狠地扇她几个耳光!”他带着戾气与恨意的语调,身上霸气十足,确实有种令人胆战的气势。

二楼的路由器就在唐虞梅的卧室里,工人在检查,佣人就在一旁守着,可她不明白,工人跑去阳台做什么呢?

嗯?容析元蓦地抬眸:“游艇?你跟谁租的?”

他这两天锲而不舍的,只为打动她,取得她的原谅,他做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就算是昨晚他趁她喝了酒之后做了那个,但仔细想想,她和他又不是第一天做了,他如果跟翎姐之间有点什么,他就不用来这里睡而是睡在翎姐的房间了。

...一封匿名邮件,彻底搅乱了尤歌的神经,将她平静的心湖炸得轰响,这不仅仅是因为照片的诡异,更可怕的是,她发现照片的背景太眼熟了,这是酒窖,而酒窖的那面墙上挂着一幅画……

容析元一听,赶紧地将孩子放下来,起身,很自然地将这小肉团子抱在怀里,心疼地说:“是不是想睡觉?”

许炎没答话,就当是默认了。

尤歌是午饭后去医院的,事先跟霍骏琰通了电话,他在忙着办案,据说是查到了桶伤龙晓晓的人藏身之处,急着去抓人。

容析元漫不经心地走到了楼梯转角,背对着尤歌,她看不到他嘴角的笑。

“许炎?”尤歌下意识地咽口唾沫,尴尬了。

“那个……许炎他家到底是做什么的?他当医生,可是他

素面朝天的苏慕冉,皮肤好得令人嫉妒,俏丽的短发用一根细细的压发条别着。干净清爽而又不失青春的甜美,站在电影院门口,吸引了不少男士的目光。

知道香香是在等着他抱,他也习惯地将它捞起来。

郑皓月被尤歌的态度惹得恼羞成怒,差点爆粗口了,但最后还是忍住,狠狠地瞪了尤歌一眼,这才转身出去了。

尤歌的眼睛在打量着翎姐,翎姐也在看她。两个女人目光交汇着许多复杂难明的讯息,只有女人才会懂。

尤歌与许炎事先约定的晚饭,今天是泡汤了,她现在所有的心思都在香香身上,知道香香生病了,她急得团团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这里。

一切都还是没变,恍惚间,好像回到了四年前……那时,她每天在等待着容析元回来,痴痴的,傻乎乎的,根本不知道他早就跟郑皓月在一起了。

“你……”尤歌很想骂人,可转念一想,这男人还会在乎别人骂他吗?脸皮比城墙还够,手段更是卑鄙无耻。

正说着,尤歌的电话又响了……还好是她新买的一张电话卡,没打算要用多久的,就是为应付这个征婚启事。

老爷子显然在压抑着激动的心情,因为这是容析元第一次叫“爷爷”。

“其实我有名字的……”

原来,穿蓝色衣外套的男人就是先前因一句话而刺激到尤歌的那位记者!

所以他忍着对狗狗的恐惧,不但为香香擦身子,还给它温暖。此刻的香香,不再是那个精神抖擞会逗主人开心的小萌物了,它只是一只快要死去的狗狗,如果他不管,它必死无疑。

可这货最大的本事就是装作没事!

豪宅里,灯火并不是很亮,只有客厅和两个房间才有灯光,花园更是黑乎乎的一片。

没错,就是许炎,这家伙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

这招够狠的,只是保留一个总裁的头衔,但实权却被严重削弱,缩小到只是一个区域的经理,这对郑皓月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她努力这么多年为的什么?满以为凭借自己在宝瑞的资历和管理经验以及人脉,她的位置会牢固的,甚至该越来越高,但没想到,容析元突然的决定却能将她打入地狱。

尤歌不会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觉得他怪怪的,怎么都不吃。

“……叫我许医生!”

许炎一顿呵斥,发火的样子也是有几分骇人的,整个人阴云密布,他确实难以置信,尤歌会嫁给容析元,那是她的仇人啊!

苏慕冉不服气地扁嘴:“那你一会儿可别忍不住来抓。”

“我……”苏慕冉没来得及说话,许炎已经起身出去了。

苏慕冉很无语,这人好不识趣,没见她脸色吗?

还有一个小时飞机起飞,希望能赶上。

p;?? “霍骏琰,你回来了!”龙晓晓惊喜地喊出声,在看到他的一刻,她好像感觉没那么冷了。

兴许是在寒冷的天气里等待会使人的心被风吹得脆弱,龙晓晓不由得喉咙泛堵,一股酸胀涌上眼眶……

这一年春节。

此时此刻,容析元都找不到什么词儿来形容自己内心的喜悦,对着手机屏幕猛亲一阵,口水哈喇的,高兴得跳起来。

“疼?”许炎嗤笑说:“你一个散打高手,这点就让你疼了吗?别再装了,你的底细我都已经查得清清楚楚,据说你读书时的外号叫女金刚,不少男生都被你打过,根本不是你现在装出来的一副乖乖千金的样子,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疼?”

“两块肉,不就是胸前两块肉吗,有什么稀罕的。”

谁都来不及阻止这位记者,想要挽回已经迟了,尤歌已经听到了记者所说的话。

“霍骏琰……”

“呃……我觉得你肯定比一只大猪更重。”

容析元眼中的痛惜令人心疼:“唐虞梅,放了她,事到如今,你还不明白吗?我和你,不适合生活在一起,就算你是我的亲生母亲,但你做的那些事,太让我失望了。我只想跟尤歌和孩子团聚,你强留我在这里,难道能勉强一辈子吗?如果你现在放我们走,我可以不恨你,以前发生的,都不追究了。”

“你能认清楚这一点,很好。”容析元简短一句话,却是对尤歌莫大的肯定。能被他夸奖的人,屈指可数,尤歌就是其中一个,足够她引以为傲的。

尤歌羞恼,这人的精力怎么这么好?

雷,这家伙虽然在某些方面是天才,可就是情商不太高,知道容析元没告诉尤歌他在孤儿院长大的事,雷居然都没察觉到尤歌脸色的异常,开始滔滔不绝地讲着一些趣事。

经这一提醒,记者们都想起了这么回事,几年前据说容析元在大陆隆青市订婚了,但几年过去了都没结婚的消息,大家都快要忘记那件事了。

容析元却没有立刻去澄清什么,虽然他很想说,但他的脑子没糊涂,现在是风口浪尖,假如尤歌是他妻子的整个消息传出去,只怕今后她的处境会更不妙,起码要将某些隐患除掉之后才行。

r />

这说明,沈兆知道,但却不会说。

因为听到惊呼声,所以全场的人都往这边看,一时间,宝瑞展区成了瞩目的焦点!

被尤歌这么一喊,很多人都看出来了,没错,她手里的珍珠不如她旁边那颗大珍珠漂亮!

像这父子俩就是属于专找不痛快的,一天都不得消停。

“容析元,昨晚那个戒指难道不是顾客搞错了吗?”尤歌对这件事的迷惑更大了,先前还以为是顾客搞错,可现在又觉得没这么简单。

卓毅?龙晓晓一瞬间石化了,忘记把手抽回来,因为实在太惊讶,想不到居然在路上碰见她大学时期喜欢过的学长,卓毅!

龙晓晓甩甩头,轻轻拍着自己那颗跳得狂乱的心,调整一下情绪,冷静一下……

尤歌原本想过去瞧瞧,但还是忍住了,远远望着容析元和许炎的表情,想从中看出点什么……

“过奖了,我也就只知道一点点而已。”

站在尤歌身后的是一位戴着眼镜的女孩子,看上去比尤歌还要年轻,好似是才从学校出来的一样。她略显不安,时不时紧张地望向办公室的门,每看到有应聘者出来了,她就会留意着。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个人成功应聘上,中午之前已经被淘汰大半,只剩下为数不多的人还在等候。

葛斌才是主管销售的,所以他的意见相对来说更重要,假如他跟詹沁之间意见发生冲突时,也将会以他的决定为主。只可惜,到目前为止,两人都还没挑到满意的。

尤歌确实想不到居然会遇到这种面试项目,别看是有五成机会,但也太难啊,万一猜错,只怕这面试就泡汤了。

掌声不绝,容析元却是充耳不闻。他心底复杂的情绪在翻滚着,难以平息。

容家人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光是从老爷子对这件事的太对就能推测,兴许在老爷子心里也是在责怪容桓的父亲。当年的事,是容家最大的秘密,也是悲剧……

容析元也闭目养神,只是心情却不似表面那般平静。

真是处处充满意外啊,冯奎他们做梦都没想到会遭遇这种事,简直是太倒霉了!

郑皓月也是豁出去了,再不隐瞒,干脆全都吐出来,将那股压抑在心中的憋屈都爆发,一下子她就成了被害人似的。

“苏慕冉,我警告你,别借酒装疯,别以为我拿你没办法!”许炎这话,现在看来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了。

这也正是霍骏琰头疼的地方,目前最要紧的就是想办法将唐虞梅从何家带走。别指望澳门的警方会给予大力协助,毕竟这是何家的人啊,一切都只能靠霍骏琰自己了。

“呵呵呵……唐虞梅,你当年狠心抛下孝光和析元,就证明你是个良心都被狗吃了的人,现在无论你做什么都迟了,析元应该回到瑞麟山庄,跟尤歌和两个孩子在一起,你以为这是在澳门,你就能为所欲为?我承认你够狠,可你敢保证何家在知道这件事之后还容忍你吗?就算我不出手对付你,何家那边,你怎么过关?析元的存在,对何家来说,应该是拼命想要保住的秘密,他们会允许你这么做吗?不让我把人带走,你又凭什么能力保护析元?”容老爷子这一连串的问号,将唐虞梅问得哑口无言。

“你跟许炎吃饭,吃得还愉快吗?”容析元在笑,只是这笑容不是高兴的,而是带着阴狠。

嗯?他明明记得早上醒了一下看见尤歌睡在旁边,现在人去哪里了?

“什么?不需要?你的意思是你更喜欢直接的?”容析元嘲讽的语气中带着戏谑。

尤歌蓦地睁眼,正好撞到一双深邃惑人的瞳眸,正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勾唇浅笑:“你刚才做了什么梦,还在说梦话?”

容析元蹲下身子,轻轻握着璇宝贝的一根小手指,温柔得能滴水的声音说:“宝贝儿,睡觉吧。”

但今晚的惊喜还没完。

说不紧张是假的,就算是正常人面对这样隆重的场合也会难免局促,而尤歌平时很少与外界接触,一下子见到这么多人,能不紧张么。

尤歌惨白的小脸吓到了容析元,他试图拉着她的手,可是刚一碰到便被她甩开。

一团混乱,佟槿脑子都懵了。现在是什么情况?两个男人抱着两个孕妇,送去医院?

病房里只有翎姐和容析元,这僵硬的气氛简直太压抑了。

容析元这家伙脑子那么精,他真的会答应么?

男人莞尔一笑,他又忘记了么,她的内在,实际只是个孩子。

那位英明的警官讥笑着说:“不这么吓唬吓唬你,你会自觉醒过来吗?”

“我不就是认错了嘛,错把你当成男公关,可你是男人,是个警察,至于这么小气吗?”

“大叔你好厉害,这么快就查到是谁想要害翎姐了,现在她可以回到属于她的地方,你也不用再担心她,对她的恩情也算是回报了。”尤歌美丽的大眼眨动,没留神自己还在他怀里蹭啊蹭的。

何宏森也不知怎么想的,居然没派何炬来接,而是派来了何家现任的管家,也是何宏森目前较为信任的一个心腹。

容析元不看重这样的承诺,因为他仅仅是单纯为了翎姐好,而不是为了从何宏森那里得到什么。

到底要不要拆呢?

尤歌仰头冲容析元高喊:“臭男人,你别想进我的地盘!从此以后这就是我和你的三八线!”

“没其他要求?”

其实不然。尤歌早就听到一些风声,知道汪副经理的侄女是泰华新经理人选的热门之一,而她是公司里的“关系户”,她是收购泰华的负责人,她自然就会被别人当成假想敌和竞争对手。这样,汪副经理看她不顺眼,就成了很自然的事情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