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方网址 > 第56章:见利忘义

但是抽屉中的那个一寸相片却在这个时候显得特别醒目,因为在我的手碰上这个相片的时候,它竟然一瞬间在上面映射出一个人的容貌。

果然,抽屉一拆下来,就能看到那个同样是空白的一寸相片,相片上只有白色的一片,什么也没有。

看着张兰兰死死拦住我的手,我着急的对她说:“张兰兰你看,那是不是宫弦,他被人给绑在那棵大树那儿,你说我能不过去看看吗?”

当我第一天被宫弦逼着来练习的时候,他曾经对我说过,哪天当只是需要我的一点点血就可以将戒指的结界张开到一实多长时,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不知宫弦从口中渡了什么东西给我,在他的不停的吮吸着我的唇舌之际,我感觉到有一粒圆形的东西被他渡入我的口中。还没有等我细细的回味时,那圆形的物品就已经入口即化,化为无形,以至于我还以为那是我的幻觉。

既然如此,倒不如我大度一些,让他们走,我相信这应该也就是佛祖所常说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阶吧。

所以尽管我很是不情愿,我还是打开了手机去查看,这一看不要紧,我立马就坐直了身体,仔细的去看那条评价。

可是我不能睁开眼睛……

我被张兰兰说的直反胃,顿时就放弃了继续吃的想法,特别是旁边的老板看着我的神情十分古怪,更让我坚定了不吃骨头汤的想法。

我特意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尽可能的让丹凤可以猜出我说的话。

现在才九点钟,我刚刚看了一眼地点,跟我这也很近。坐飞机不过是一个小时的事情。就是中途的路径折腾了些,会浪费不少时间。

只是我已经顾不得去研究,为什么我跟张兰兰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却没有事?

张兰兰此时已经顾不上我。只见她席地而坐。先念念有词的,燃起了三根香。可她的面前,也摆上了三个香炉。一副要做法事的样子。

“小功小心。”车上所有的人除了小功之外都惊呼大喊起来。

而我的家就在前面不远处。当我经过这里的时候,我看到了你。”

阿明沉浸在失去朋友的悲愤中。

这个时候,天空中的那一轮红月不知为何躲进了云层之后,就再也不出来了。没有了月亮的光芒,导致我们此处又陷入于黑暗之中。以至于我看向宫弦方向的视线受到了影响,让我看不真切。我只是隐约的看到宫弦正在快速地地他的手中画着什么。也许还是在画可以克制那个怨魂鬼刹的符纸吧。

张兰兰摇了摇头道:“很不好判断,不过依我之见,宫弦是不会接受对方所求的,如果现在都对付不了对方,待对方修炼成功之日,他更不会把宫弦放在眼里,说不定还会为了今日之事而做出杀人灭口之事来。”

可是宫弦的反应让我彻底愣住了,他不知怎么的就到了我的面前,用冰凉凉的手指摸了摸我的肚子,语气阴森森的说:“林梦啊林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既然你这么看重这个跟我的交杯酒。那为夫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想了想,半个小时。似乎也不影响我的什么行程。于是我说:“嗯好的,没有关系。麻烦你了。”

此时我再穿上这条裙子。那天当我换上这条裙子时,宫弦双眸似水般温柔。露出了赞赏的表情。

她的身体离我还有一段的距离,我已经可以看到了她的模样,可是还无法触摸得到她的身体。

在我的性命跟张兰兰的性命之间,我选择了张兰兰,并不是因为我有多伟大,而是张兰兰本可以不来淌这一趟混水的。她不该死在这里。

怪就只能怪我们那个缺心眼的店铺老板,也不知道给我下了什么毒,也可能就是我天生劳碌命吧,一天天就忙不完的事。

“影子?”黑影还能有影子的吗?我不解,却知道现在不是我去问东问西的时候。

宫弦的俊脸仍然是黑的不行,不仅一动也不动,而且还不理我。于是我仔细思索,这宫弦莫非是傲娇的觉得我没有夸他煮的粥好吃?

可是也就是这个时候的宫弦,竟然会让我觉得很可爱。平时姑且不算,至少现在的宫弦我还是觉得挺容易相处的。

他身上的冰层一直在不停的融化,他脸上的水渍一定是汗珠而非冰块融化的水珠。因为那些冰块融化以后,是直接化为气体形成雾而非水汽。

其时就如张兰兰所有说,我不怕见到真的鬼,我怕的是那种突然之间就弹到我眼前的那种惊恐。

不过也好,毕竟这样的墙壁总归是好过空心的,因为见多了各种各样的场面,我更害怕会有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被人用着我无法理解的心情给深深的掩埋在这种空心的墙壁里面。

不是因为我胆子突然变大了,也不是因为我不恐高了,而是因为我害怕。

张兰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吐出来:“你也就睡了三天。但是你要坚强,我跟那你说一件事吧。”

如果不切掉,就一直不会好。但是要切掉,就必然是鲜血淋漓。

于是我越想越觉得有些悲观,面带苦涩的对张兰兰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感觉自己的嗓子一瞬间干哑的难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就像是有些什么东西堵着一样,怎么都难受。

我点头,竟然也没有什么太难过的感觉,要是说我现在唯一的遗憾,可能是见不到宫一谦,见不到宫弦了。宫弦以后可能还有机会能见得到,但是宫一谦恐怕只能跟他天人永隔了。因为到那个时候,宫一谦就是人,而我就是鬼。

“格林酒店。”

倒是陈媚直接开口:“一谦,你别忘了你跟我的约定哟。我们可是说好了的,你可不能食言啊,否则你知道的,我这人最恨的就是口是心非的人了。”

看到这个人烟稀少的地方。我才觉得我这一次出行是如此的草率。

我们俩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说完我们俩对视了一下,都笑了起来。

就像此时我是那么的无助,如果张兰兰在,我又何须站在这手足无措。

张兰兰装起来真是有模有样的,难道她一直背着的那个包包里面就装着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只见她将快递箱子递给了金龙,却还一副厚颜无耻的站在人家家门口。眼睛时不时的往里面瞄来瞄去,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我正不知所措时,忽然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这个厉鬼虽然是死掉了,动物的死因也明白了,可是我的差评呢?谁来给我解决。

我可是一直都没有见到那个给我差评的人呢,感觉已经被世界隔绝了太久,我都已经记不清差评到现在,究竟过了多久。事不宜迟,这样的事情我可不敢继续拖。

我想用戒指去触碰它们,可是这个玫瑰花就像知道了我的意图一样。瞬间就不知道从哪来的那么多的藤蔓,将我的四肢给捆绑了起来。

那个男鬼痛苦争扎,却被张兰兰贴出的符纸给禁锢了起来。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任凭张兰兰继续说道:“本来我对你们已经很网开一面了,我也不是那种正义感爆棚的圣母。向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尤其是你们鬼。要是不给我抓到你们胡作非为,我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怪就只能怪你的老婆不会选时间。出来觅食的时候正好被我给抓个正着。”

没料到,面前的男人在这个时候却露出了一个极其残忍的微笑:“没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了解的,你说的是我杀死的鸟儿又死而复生的事情吗?”

我仍然有很多的不解,于是接着问道:“你刚才在门口跟我们说的,你杀了的鸟儿又起死回生……这件事情是什么个情况?”

我胡乱的翻着,毫无章法。就这么找下去,我要找到猴年马月啊?可是我别无它法。正当我已经烦得要放弃了的时候,“以魂换魂”这个降鬼招式突然间赤裸裸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若有所思的看着电脑,算是了然了。也没有什么疑惑需要张兰兰解释了。

看来这一切,说不定只是陆雅的一厢情愿。只见宫一谦不自然的松开了陆雅的手,然后看着我说:“这不是梦梦回来了嘛?”

有一个还没说过话的阿姨说:“宫建章出门谈生意去了,陆雅又整天几乎就没有事情做一样,就懂粘着宫一谦。我跟你们说,现在的小姑娘为了在人前美一美,什么事情都能炫。这个陆雅不仅能炫,而且心机也深。就怕在宫一谦的面前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所以干脆就一直表现着温柔贤淑的样子。根本就不会刁难人,这日子别提有多轻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