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方网址 > 第49章:俟河之清

“那你既然出现了,就一定有解救的办法了?是不是需要我帮忙,直说吧。”梦嫣仙子臆测地说道。

“另外世界?比神界存在的还久远?”易峰心中一阵惊叹。

当空中的两位合体后期修士同时面色大变,因为飞射上来的正是那把大家都想要的极品灵剑,而且观其威势比上次见到时要强大了十倍不止。这说明什么?这分明表示这把剑的主人实力也猛涨了不少。

那巫术神通所化的红色流光没入身体后,就当即溃散开来,瞬时就融入到易峰的血水之中,流淌于易峰全身。除非是脱胎换骨,除非是有实力超过那巫妖很多的高手帮助,否则这种巫术几乎不可能被消除。

南宫雪琪美目眯起,逼视着易峰,半晌后道:“那我可要领教一下剑宗倒底是强在哪里。来人,把梦嫣仙子带出去杀了。”

紧跟着,易峰刚刚取出斩天剑,又有无数血莲花飞来,竟是将四下完全封死,连漆黑的黑夜都不让易峰看到一分。

而上品仙剑受到沉重伤害,同时剑之领域也被震散,这年轻修士在方才也是连连喷了几口鲜血,就连自己的剑心与元婴似乎都遭受了沉重打击。

经过一个多月的打听、利诱、威逼……易峰用尽了所有办法,终将北方军团目前的位置打听清楚了,正在镇魔星系最外围的一个斩妖星上。

一般而言,为了后代能有更大可能成为超级神兽五爪金龙,大多夫性五爪金龙都会选择金龙结合,不过,饶是如此后代成为五爪金龙的可能性也只有万分之一,而若是生了女儿,则几乎没有任何可能成为五爪金龙。

禾儿公主是个例外,也是龙族无数年来有记载的唯一一条母性五爪金龙,她的修炼速度以及天赋神通比之其他五爪金龙不仅不差分毫,甚至还有过之。

可禾儿公主的诞生,其母亲也就是龙皇的老婆却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

“父皇,易峰真的有办法救回母亲吗?”禾儿公主一直没有开口,可这次忍不住了。

远处,一位白衣修士正徐徐而来,脚却是离地两丈。

一位完全可以发挥出祖神级实力的天机老头,下界之后,也杀入了寰宇天晶旁边,却是被所有祖神联手围攻。

对于此,斩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在斩天强大神识的窥测下,却是发现,这极品仙剑似乎也已经认主,而且主人还应是一位魂力修为高深的仙帝。

就连本来已经流溢出来的岩浆,也在此时纷纷重新进入岩浆池之中,加入到冲刷极品仙剑的行列。

但两位不死主宰却没有丝毫惧意,而且战意十分高昂。

“九块天碑,还是让你们都挖了出来,可即便如此,你们认为就可以逃脱至高神的封印吗?”那位浑身充满了神圣气息的老头,叹息着说道。

忽然,易峰听到一阵苍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二更,求收藏、推荐……

想起自己是穿越者,想起了带着自己过来的那把银色小剑,易峰忍不住将之取了出来,放到手心中,默默祈祷道:“我知道你是仙器,哦,不,你是神器!可您老人家把小爷带来,总不会是为了看小爷笑话的吧!求您老行行好吧,赶紧献身,传我神功,盖世神功!”

密室外,有几人在守护着,见中年修士出来,个个都是神情恭敬,齐声唤了句师尊。

不是自己家人泄露的,那就只能是武门自己泄露出去的。武门竟然会将那部功法的存在,告诉给外人,真是无耻之极!不过,现在自己不也是外人吗?那部功法在自己手里,对于武门而言,也是在外人手里,既然如此,武门在得不到的情况下,将之泄露出去也没有什么太难理解之处。

那神婴在不断凝形的同时,就已经开始沿着易峰的筋脉,自玄关突破,自动地向易峰的识海索取魂力,而那些无处宣泄的魔化魂力终于找到了闸口,宛如滔滔大浪一般地汹涌着扑向丹田,透入那神婴的眉心之处……

似乎那花妖也失去了耐心,负极浪潮也渐渐咆哮起来。

噬魂魔杖这样的极品灵器,虽然威势强大无比,但控制起来极难。时间短点,易峰还能扛住,可时间久了,易峰就会觉得噬魂魔杖在身边晃动了。

这次易峰几经转折,却是行到了西北方向,他不敢向东北而去,因为那里可能碰到妖兽。

这个算计非常好,以目前的形势也非常容易实现,毕竟还有两万多只妖兽在围杀小黑,就算是让小黑随意去杀,恐怕在天赋神通完结之前也杀不光。

可火龙甲能够保护易峰一时,却也不能坚持太久。

可正常情况是这个样子的,但神界神君乃是何等人物,他们下界办差,岂会允许下界之人如此威胁自己。

“竖子找死!”

他不仅知道混沌之力不受时空限制,他还知道,如果功力或法宝太过逆天,其发动攻击一样不受时空限制。斩天剑完全符合条件,可这位神君却没有符合条件的法宝。

韩烟儿那粉嫩中带着红晕的俏脸上,顿时显出五个手指印,嘴角甚至有一丝血痕出现。

而炼化肉身之际,班德大主神同时也在观察易峰的丹田。

五更到了,累死鸟……易峰没有敢于直接进入酒馆,一直在思量着,这些高手带着南宫雪琪倒是可以理解,可为什么要带着韩烟儿呢?就算是发现了韩烟儿的先天火灵体,似乎也没有必要一直带在身边吧?

易峰苦笑一声,回了讯息,让芸霜好好待在那里,等自己得空会去看她。但实际上,易峰这却是个敷衍。

每一刻,都有成百上千飞禽精英被鬼头大军撕裂身躯,然后被吞噬,也同样有不少鬼头被飞禽高手搅散成为缕缕黑烟。但总体而言,因为有了魔气对灵魂的极大侵蚀作用,鬼头大军的数量一直有增无减,要不了多久,这支飞禽族前锋部队就要被彻底消灭干净。当然,两位飞禽天尊是不是能够侥幸生还,还是个未知数。

武门只需要在每个星球的传送阵上派几人看护,一旦发现易峰二人便传讯通知,易峰二人便要被围杀。以武门的实力,绝对可以做到这一点,而易峰二人想要不经过传送阵离开这片星域,却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

杀了那么多南武门高手,武门颜面大损,根本没有放过易峰二人的理由,除非二人能够表现出天尊才有的实力。魔化神婴一击而破裂神界空间,并不足以震慑武门这个神界的庞然大物。

易峰略微算计一下,若是二人全力防御,有斩天剑、捆神链、血莲花这样的逆天法宝,再配合镇天诀,饶是对方人多力强,也应该可以坚持一段时间。

“血焰大人,那材料能不能转让给在下?”易峰试探性地问道。此时斩天已经将那血焰看了个透彻,这血焰魔帝虽然是魔帝中期功力,但灵魂境界已经到了帝级后期,实力只怕是还在那未受伤时的革坦仙帝之上,不是易峰等人可以靠武力能够解决的。

“怎么?”那青年修士也是颜色稍变,紧紧盯着易峰。

而易峰刚刚离开风雷寨,康州方面在神界大陆中央区域的人员就来了,只是没有能够见到易峰一面,只能留下联系方法后离开了。

易峰心思急转,不过,他从未去过剑宗,对剑宗之事更是知道不多,想要冒充肯定很快就能露出马脚,不如从实招来,毕竟自己又不是大奸大恶之人,这女子应该就是小时候救过自己的梦嫣仙子。

“这一方帝君就是身家丰厚啊,付出千万仙晶与这么多极品材料,居然是眉头都不皱一下。”一边飞行,冷依依一边赞叹道,而仙识却是一直在储物戒指中查看着。

“还有时间嘛,我们找人结盟啊!”易峰不以为意地说道。

“找谁呢?”冷依依反问道。

“这是一只龙龟,应该有着一般仙人期的修为,也就比大乘期后期厉害一点,不过它一身能量已经完全转化,而且还有神兽血统,恐怕不好对付。”斩天解释了一句。

可既然有这么一个地方存在,难道只是为了囚杀被抓进来的强者?易峰不相信会是这样,他便开始在山洞中翻找起来。

人家掌握了大部分空间法术与少部分时间法术,还用了百亿年时间才领悟了部分时空法则,自己需要多久才能达到人家的水平呢?

剑裂空都不能胜,其他来历不明的青年高手全部都面色凝重,本来这是他们准备向神界大陆高手示威的比斗,却成了现在这般情形。

不过,易峰也没有多想什么,只要这仙帝没有事便好,自己的付出和行为也不算浪费精力。可一会儿后,易峰就无语了,因为那仙帝居然是将这颗庞大无比的龙珠吸收了一般有余,而且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狂风劲卷,隐隐之中,似有狂野的兽吼声弥天而起。

现在东辰天尊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居然想要在此时趁火打劫,让易峰恨得牙痒痒,恨不得扑上去将之撕成碎片,但重伤的他根本难以办到。

试探已经过去,对方想来会安静一段时间,当然,也有可能会直接派来几位天尊围杀自己,可一下子出动几位天尊,想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等他们集合完毕了,自己就不知道已经跑到哪里去了。

肉身被毁倒是没有什么,关键是那魔化神婴此时没有意识,易峰又不能控制它自动离开身体,只能任由宛如一个随时都可能爆开的炸弹留在自己丹田,这种滋味儿实在是不好受。

对于这种不公平的审判易峰并没有想去辩驳一番的想法,很明显人家能够看到自己的斩天剑,如此神剑对于那修士而言也是垂涎若渴,岂能不生贪念。

那霞光的爆炸,就这么被易峰有惊无险地化解掉。

“易峰,请芸霜师姐指教。”易峰上前一步,客气地说道。

二人很快也在波动的空间里,连番硬拼几次,易峰却是依然能够凭借斩天剑的高阶品级而处在上风。至于易峰的其他法宝,根本就不用祭出来,在这里也难发挥威势。

“晚辈只是小有所成,与前辈这妖君级的实力比起来,实在不值一提。”易峰继续装作十分恭敬,惟恐这家伙发怒。

不断靠近神界大陆,一路都是风平浪静,似乎是武门与越玄神宗放弃了对易峰二人的追击。当然,这是有原因的,主要是因为神界大陆因为驿星换届,各大势力暗流汹涌,都把主要精力集中到了争夺驿星控制权的事情上,自然不想在易峰二人身上再折损太多高手。

“小子,这应该是一个考验,用幻境来考验修士的心境是正是邪,你要小心应对,毕竟你的灵魂修为还不够高,千万别着了道。”斩天此时对易峰提醒道。

在易峰看来,如果能够将时间魂珠与空间魂珠融合起来,那么将会让他在时空法则的修炼上取得至关重要的突破。

可惜的是,有了那股子诅咒的能量,易峰的幸运就显得有点黑暗。

易峰担心那魔龙会因为追不上那女魔而忽然返回,所以在山洞中行进的步伐非常快。

这个洞里面应该是安全的。可在洞里行走一段,小黑却是从袖口飞到了肩膀上,警惕地观望着周围,一对小了无数倍的龙眼里精光闪闪。

“那短刀乃是天云纱石炼制,有着下品神器的级别,这家伙居然有如此好的宝贝,怪不得对噬魂魔杖不怎么在乎呢。”斩天对易峰说了一句,虽有对血焰魔帝的赞叹,但更多的还是提醒易峰的意思。

可易峰心中明白,这必定是幻象,乃是强大阵法中的幻阵效果。

只一眼,易峰就愕然发现,来者不是别人,真是被一方帝君从修真界接引上界的刘一川。不过,此时的刘一川竟是也已经有了帝级修为,而且功力深不可测。

如此感觉,易峰愿意永远沉浸其中,最好一直都不会醒来。

他终于有了后悔的想法,也有了些恐惧感,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九爪神龙居然强悍至斯,万万没有想到它还能发动天赋神通。

————————

而在意识的深处,却是已经有了要以此营救易峰的呼声,虽然很低很轻,却真有。

梦嫣仙子自然是看出了易峰为难的神色,又催问了一句。

自己推开了石门,按说那黑袍修士应该有所警觉才是,可那黑袍修士却一动不动,就像是封闭六识闭死关一样。这让易峰觉得事情有点蹊跷,但还是迈步进去了。

鬼灵虽然负伤,依然出战,再次弄出了一条赤红色星系横在正道大军前进的路线上。

可当南宫雪琪苦闷欲退走时,刘一川与剑宗剑域高手忽然赶来,其身边还有几位正道高手,个个都有着九劫的实力。

不过,目前摆在易峰面前的是,仙器虽然有人炼制,但仙石的消耗也比较大,虽然原阳仙君从中收取的手工费不多,但光是材料就很惊人。

过了许久,那咆哮的声音才停下,一切有归于平静,可让易峰惊讶的是,短短的一会儿时间,绿色湖泊中的生命元液竟又少了一半。

在湖心位置,有六株小树,呈六角形而立,在它们中间则是一个六角星芒阵,而在阵中央则有一件状如镰刀般的法宝。

那镰刀必定是一把旷古凶器,品质绝对不低,估计不会比斩天剑差多少,甚至可以比拟斩天剑,但却被封印了起来。

而镰刀每次怒吼都会震去一部分生命元液,以易峰看来,只要再有两次,封印必破。

当初邀霞仙帝虽然算计过自己与易可儿,但此时已经死去,化为真正的红粉骷髅,而生前又死了心上人布党,更是被革坦逼迫双修,委实有点可怜,易峰便弹出一道功力将之骨体化为飞灰,不再暴尸于此。

而一路上易峰也与斩天分析了两位麒麟与骨龙的心思,同时暗暗戒备着。

就算是易峰等人速度不慢,可那黑云速度更快,不到十息时间就已经将天空遮掩,四下里当即黯淡起来,而深沉如山的气势,也压得易峰的九系神灵之力的防御罩颤抖不止。单凭威压就已经强大至此,若是全力发动,那还得了!

没有根基的刘一川,先是击伤易峰,随后又战胜无数魔道高手,早就有点忘乎所以了,此番受挫才会有种被人拉下神坛的感觉,心中的傲气与锐气也瞬即减弱。

这天魂草本不该是仙界能够找到的宝贝,乃是实打实的神品,也就是说,以天魂草为材料,若是手段高明点的炼丹大师,即便是在仙界也极有可能炼制出神丹来,而且这神丹可以直接提升修士的灵魂修为,提升的程度,自然是视天魂草被炼制的效果而定。可就算是易峰将之生生吞下,就算是天魂草的效用无法发挥到最大,但也足够易峰将灵魂修为提升到至少帝级中期,自然也就能让易峰解决灵魂之力与功力不匹配的棘手问题。

这一个是掌门孙女,另外一个是脾气火爆的应成子的徒孙,哪一方背后的人物都不好得罪,不如将这个令人头痛的问题抛开了事。

“那家伙才被刺了一下,就大呼小叫地说我蓄意谋杀他,现在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哥哥,我们出去玩吧,天天都在这里,真闷啊。”易可儿忿忿然地说道。

上面交给辰震与易可儿解决,易峰还是比较放心的,他现在则是指点门内弟子,将那些死去敌人遗落的法宝收起来。易峰心中还很有感触地道:“这是来找茬的吗?分明是来送法宝和仙石的!他们真是太客气了!”

而当易峰这边刚刚感慨完毕,天空之中忽然一道惊雷震响,直震得易峰都耳朵里翁鸣不止,愕然抬头一看,却是发现一蓬如蘑菇云般的云烟飞腾半空。

“哇!小哥说的有理!不过,从这里到你们云浮宗门,至少需要两个时辰,我有的是时间吸干你们的元阳,而且还有时间远远逃走。等你们的师门长辈来了,他们又要如何拿我呢?”鬼妖也是久经世故之人,自然是不会被陆长风给吓到。

而当来人正要再次轰击神禁之时,血焰魔帝与四位帝级后期魔修却是已经将他围住,五道远距离攻击也是当即扑来,又快又猛。

可是,等易峰到了小破屋子里,却是见到了一番惨烈的景象。

易峰逃出来后,为了不引起高手的觊觎,诸般法宝都被收了储物戒指之中,丹田之中除了剑婴之外,空空如也。

无数年来,可是很少有修士涉足这里还能对它们进行反击的,它们已经在这片海域骄傲习惯了,即便是仙帝来了,也拿它们没有办法。

此时的易峰,却是一脸笑容地仰望长空,对着那些怪物比了个中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