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方网址 > 第35章:森罗天命

只是,上官云端却是心下微诧,咦,这绝王的欣赏的观点,倒是与她极为的相似,几乎每个节目,在她觉的无趣的时候,他就那么巧的喊停了。

他原本以为,那一次一定死定的,但是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没有死,当他醒来时,鸾儿就那么映入他的眼中。

那个侍卫被她笑的莫名其妙,这个时候,她听到这样的事情,不是应该很伤心,或者很生气吗?为何,她竟然会笑呢?

“王妃,还是等王爷回来后再说吧,毕竟这件事。”站在上官云端身边的那个侍卫,再次小声的提醒道,说话间,刻意望了一眼,那个女人的腹部。

双眸再次的望向凤阑绝,沉声道,“不过,那需要王爷的成全,还希望王爷能够给我这个证明自己清白的机会,还是王爷会坚持将我关起来?”

“哦。”尚书大人终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低声应着,这次用手去擦着额头上的汗珠。

“本王再不醒过来,只怕就被淹了。”蓝魅辰微微一笑,半真半假地说道,说话间,也轻轻的擦过了她脸颊的泪水,再次轻声说道,“刚刚本王似乎听到有人说,只要本王醒过来,就立刻跟本王成亲,恩?”

“哈哈哈。”凤阑绝忍不住大笑出声,睡到这个时候,她只怕都要饿晕了。他自然不会真的在这个时候再要她。

“比试的方式是本王妃提出来的,本王妃有必要怕吗?本王妃可以拿任何东西跟你做赌注,但是却绝对不会拿自己的婚姻跟你赌,若是本王妃答应了你所谓的赌注,那对于我的婚姻,对于我爱的人,都是一种侮辱。所以,拿我的婚姻做赌注,那怕我有百分之一万的胜算,我都不会睹。那怕是面子尽失,我都不会睹。”上官云端自然不会上她的当,而且,丝毫都不会受她的影响。

上官云端拿过书,也只是放在了面前,也没有翻看。

众人都纷纷的惊住,有些错愕的望向她,都暗暗佩服她的确记忆力超人,这么短的时间,竟然记了这么多,而且还记的这么准,没有一点错的。

蓝岚看到众人对上官云端的态度,心中那叫一个恨呀,本来是想要让上官云端出丑的,却没有想到,反而让上官云端得到了众人的尊重。

“皇上,绝王言之有理,这个时候,万万不能派兵,要快点派人去援助。”丞相大人也连连急声说道。

“回皇上,在小人进宫前,一共已经有一百一十五万三千多两了,而且小人来的时候,还有不少的百姓正在继续的捐款。”那管家恭敬的回道,不亏是绝王府管家,第一次进宫,面见皇上,竟然没有半点的慌乱。

“真的,真的有这么多。”皇上翻动着手中的帐本,忍不住的惊呼。

所以,不要说是从外面查看,就是在里面查找,都不可能轻易的找到她,从床上看,发现不了她,床底下,也发现不了她,谁也不会想到,她会硬生生的将自己夹在中间。

果然,没过了多久,便看到丞相夫人又略带慌张的转了回来,走到府门外时,有些担心的四下张望了一下,没有发现其它的人,才快速的走进了府中。

你这古代的这种琴,她可是碰到都没碰过,更不要说是弹了。

皇上怔住,皇上瞬间的阴沉,“你,你?”你了半天,却并没有再说出什么,双眸微闪了一下,可能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问题,遂改口道,“只不过是娱乐,切磋,你何必把局面弄的这么僵。”

“这个问题嘛,不如让大家一起鉴定一下吧。”

皇上怔了一下,心想这也倒是一种办法,便吩咐侍卫去找一些擅长打算盘的人。

“你以后随时都可以来。”上官云端一脸的轻笑,真心地说道,她是真的喜欢这丫头。

说话间,一只手,很自然的挽住了上官云端的手臂,然后转向凤阑绝一脸得意地说道,“有皇嫂在,以后皇兄就不敢欺负我了。”

上官云端脸上的笑却是慢慢的散开,多了几分异样的幸福。

她倒是没有想到凤忆希会说出这样的话,一个看起来天真浪漫,似乎不懂世事的小丫头,却可以这般的犀利。

“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吗?”上官云端眉头微蹙,脸上多了几分不解,在王府的时候,她就有些看不透这个女人。

难不成,她对夜无痕的爱已经到了这种疯狂的地步,为了夜无痕开心,可以为他留下他心中的女人?

上官云端却是听的愈加的迷惑,听她的意思心中并不爱夜无痕,既然她不爱夜无痕,又为何一直不明不白的住在王府中呢?

“立刻带人冲进阁厢院,只要看到凤阑绝跟那些大臣聚集在一起,便将凤阑绝抓了,若是他反抗,可以当场处置。”凤阑锐的唇角扯出几分阴冷的笑意,声音中,更是有着几分让人惊颤的杀意。

没有听到她的声音,夜无痕才慢慢的转过身,望向她,再次低声说道,“我要回去了。”

“为什么不可能,我爱你,你的心中明明也是爱着我的,为什么不可以?”叶寒突然的伸了手,紧紧的抓住她,急声质问道。

他从来就没有顾及过她的意思,从来就不懂的尊重她。

“啊!”房间内几个女人纷纷惊呼,都是一脸的恐惧。有几个胆小的,双眸还下意识的望过四周,毕竟是深更半夜,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房间内,个个人心慌慌,望向地上那死像极为恐怖的丫头,一个个忍不住轻颤。

而秦思柔似乎太伤心,太疲惫了,只是,望着那地上的丫头,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其它的事情。

但是,她不是上官云端,若是凤阑绝给她戴这根链子时,戴不上,肯定会怀疑,那时候,事情只怕就暴露了,不行,她不能失败,绝对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这么隆重的婚礼,百姓自然都出来看热闹,真个街上都围了满满的人,差点连那路都堵了,所以,迎亲的队伍走的并不快。

他若是去做了,她还是坚持跟着凤阑绝走了,那他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皇爷爷言之有理,这皇宫这么大,这几人个根本不可能一下子找到国库,而且就算找到了,也不可能对国库那么清楚,所以,只怕真的是有人指使,将他们带进皇宫,而且把国库的情况事先告诉他们的。”二皇子看到那几个黑衣人都被太上皇吓住了,心中暗惊,双眸微转,连连开口说道。

“你有迷药吗?”众人都把目光转向她。

上官云端双眸微转,望向她的手指时,微微一惊,双眸猛然的圆睁,她快速的捉向了那丫头的手。

那人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甜蜜,思绪也微微的飘远。

“不错,我不是小晚。”上官云端将脸上的面皮扯了下来,这个时候,她也不必掩饰了,毕竟想知道的他也都已经说出来了。

尚书大人有些犹豫的望向夜无痕,等待着夜无痕表态。

“是呀,本公子刚刚看了那么多画像,有些眼花了,没有看清楚。”

虽然皇上是他的父皇,但是这件事,本来就是他们不对在先,既然他们一开始想要戏弄上官云端,那么就应该承受起这后果。

“绝王,你这是什么意思,要证明什么?”皇上暗惊,再次望向他时,眸子中的担心也再次的漫开,凤阑绝的意思不会是证明他没有告诉上官云端答案吧?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见那女子没有再开口,不由的再次问道,“那主子有何计划?”

“是,只有主子才配做绝王妃。”书秋再次连连的符合道。

对上她的眸子,凤阑绝的脸上多了几分轻柔,也更多了几分珍惜,揽在她腰上的手,愈加的收紧,似乎想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内,直直地望着她,再次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云端,我说过,我的人生中只有一个女人,那就是你,今生,今世我娶的,我爱的只有你。”

死,谁不怕?这个时候,谁也不愿意向前送死,那些护卫不仅没有人敢再向前,还纷纷的害怕的后退。

第一张画像,正是昨天被害的那位女子,李玉自然认的,当他望向那画像时,脸色明显的变了一下,毕竟是做了亏心事。

“我当然有证据。”上官云端抬眸,一脸自信的轻笑,然后在丞相那快要杀人的目光中,慢慢的走到了尚书大人的面前,将那第七张画像慢慢的摊开了桌子时,然后缓缓的补充道。“这就是证据。”

“前些日子,本宫已经让人给他带信去了,相信这个时候书信也已经到了,他应该知道了,说不定,很快就会赶回来了。”皇后听到叶寒的话,微微带笑地说道。

恰恰在此时,一个侍卫急急的走了过来,将一封书信递到了凤蓝绝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