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是绝望时救过她,便深深印在她心里,至少让她难以遗忘!后来也经常听到东伯雪鹰的消息,特别以为东伯雪鹰死时,她也伤心了好久。

“是。”东伯雪鹰恭敬应道。

“因为狂热的喜爱,在这条超凡之路上,我才充满斗志!可如果定修行方向,必须在这个方向上参悟前进!这种束缚,我受不了这么修行上千年,我的修行速度恐怕也会大大锐减。”东伯雪鹰摇头。

历史为鉴。

“是。”濮阳波深吸一口气。

“轰隆隆~~~”东伯雪鹰的长枪变幻莫测,劈、扫、抽、崩、挑……各种招数转变极快,且威力也极猛。因为其他招数的威能都被引领过来,继续叠加在第二招上。

东伯雪鹰明白了。

“老头子我提议开启这次元老会,是因为东伯雪鹰。”晁青干瘪瘪的脸上露出笑容,仿佛一朵花,“东伯雪鹰的实力

越往上,真意差距越大。

“雪鹰你是一战成名了,超凡生死战赢九场,了不得了不起,走走走,今天得好好庆贺。”池丘白看东伯雪鹰目光中也带着一丝喜色,他境界眼界极高,从‘水火蛟龙杀’就明白,东伯雪鹰恐怕将来是有把握悟出‘水火真意’的。

这黑发老者虽然不在半神榜前十,可地位非常特殊,因为他是这一任薪火宫的宫主,绝对忠诚于夏族,在薪火世界内……他就是无敌的存在。

在他们中,‘水火奥妙’的东伯雪鹰算是奥妙最差的一个了。

时间类奥妙,即便是某个旁支的奥妙,也是很了不起了,将来一旦掌握真意,至少都是二品真意!那可是传说中的真意!

修行时,这个参悟点,哪个参悟点,这是大忌!

“在修行之余,去接一些超凡任务。”东伯雪鹰思索着,任何一个新晋超凡都必须完成十个生死任务,并且必须在十年内完成!在完成之前,是禁止离开薪火世界的,这也是东伯雪鹰和家人说自己最晚十年才能回去的原因。

并非不自信。

借助扫在巨大岩石上的可怕反弹力,东伯雪鹰立即前进顺势又再度扫向恶魔拉弗达。

他左胸口有着碗口大的巨大窟窿,这是东伯雪鹰长枪旋转下撕裂开的巨大伤口,他的心脏完全被摧毁!

恶魔拉弗达身体表面开始变化,全身血肉都开始收缩,鳞甲也开始收缩。

那二人交战太快,只有在一些碰撞身形停滞时,他们才看清二者的身体模样。

显然东伯雪鹰来了一记回马枪!在恶魔拉弗达极限速度高速追逐下,双方近距离下,东伯雪鹰猛然扭身出枪,不顾身形的跌倒,他扭转身体的同时枪法就已经刺出!长枪速度和恶魔拉弗达高速飞奔速度,彼此正面急速靠近!

恶魔冲来,东伯雪鹰来不及拔出长枪。

水火奥妙结合在一起施展出的可怕招数。

“这是我在整个人类众多超凡面前,第一次展露自己!”东伯雪鹰暗道,“自然得全力以赴!全力展现自己

……

“马上就第九场了。”池丘白微笑道,“让薪火宫拿出一头活的深渊恶魔来,薪火宫的那些老家伙们恐怕个个都心疼的很。”

斗气分身,赢的并不容易!这头炼金生物……更加难!

汹涌的火焰瞬间弥漫开来,火焰温度极高,且无形的火焰力量的压迫力也笼罩了那一头超凡炼金生物。

半神,才是这世界上的霸主。

“是我大意,没看清。”叶老太太还要辩解。

**

东伯雪鹰有些惊愕的看着眼前这名白衣男子:“公良长老!”

这是一头蜥蜴类的超凡炼金生物,通体泛着赤红色,身体长度约有十五米,它一双金色眸子在盯着东伯雪鹰。

许多新晋超凡第一轮就战败了,特别是法师们在一对一战斗中大多比较弱,能赢三场都算不错了。

他随意的抖动了一下长枪,长枪没有任何法阵纹路附加,可枪杆的力道传递还是很完美的。

这仅仅是一刺下产生的空气波!

“杀。”东伯雪鹰全力以赴施展。

“叶大美女,你也来了。”晁青老头笑呵呵的。

她便是半神榜第十,‘杀神’叶玫,血刃酒馆大首领,天下第一杀手!也是大地神殿和血刃酒馆两大特殊势力中唯一一个能名列半神榜前十的。

“你这个糟老头也不来了?”叶老太太笑道。

开玩笑,他们谁不清楚步城主的脾气?步城主的确是半神中容貌最美的,也是名列半神榜的天下间有数的大高手,可论‘好强’‘霸气’却是人类半神中没有一个及得上的。

东伯雪鹰知道,这是对手入场的提醒。

因为半神寿命就三千年了。

……

《魔龙功》乃神界传下的极品法门,和神级法门也只是差了一个品阶。

“主人,我在外面听说了,半年后,超凡强者东伯雪鹰就将进行‘超凡生死战’!这可是千年来最年轻的一个超凡啊。”年轻少女兴奋满脸通红。

“是安阳行省的东伯雪鹰?”余靖秋再问,她担心是同名!不过能被称得上千年来最年轻的超凡,按理说世界上不太可能同时出现两个如此同名的妖孽。

“他们太小瞧东伯雪鹰了。”余靖秋端着果酒,听的有些暗怒,“到时候东伯雪鹰一定会让他们傻眼!”

她来这里,主要是验证消息的,现在看来,东伯雪鹰的确活着,而且很快就会超凡生死战!

“嗡!”

并且前辈超凡也没法直接表述自己的领悟,都是演练枪法刀法,仅仅观看演练……最多只能看到点皮毛。

“诸多超凡们还受到薪火宫法规限制,可有一个地方是不受限的,那就是血刃酒馆。”池丘白又道,“如果有人悬赏你的性命,血刃酒馆会直接派出杀手对付你!即便你求救了,我们也赶去了,可如果他已经将你杀死,他接任务杀你,是无罪的!”

公良远指着远处那座散发着蒙蒙火焰毫光的巍峨宫殿,“在都城最中央的那座宫殿,就是薪火宫!之所以取‘薪火’这个名字,就是有着薪火相传之意。”

“这薪火世界,生活着数十亿凡人!而夏都城内则留下了我们夏族几乎所有重要传承,战争不可为时,超凡们都是退守到薪火世界的。”公良远说道,“等待时机,再夺回我们的世界。”

“是为了保护凡人世界。”公良远说道,“外面的凡人世界才是最稳定最完美的,能孕育无数凡人,是我们夏族的根基!也是我们夏族祖先生活的地方,六大超凡组织总部镇守天下,一旦发现深渊恶魔、异位面种族等等,都是需要立即灭杀的!”

第二天一早,长风骑士池丘白就派人送来了请帖,请他中午时去池丘白府邸上赴宴,到时候安阳行省的其他超凡们都会到。

一门《魔龙功》是可以分成两部分换取的,不过既然有免费任意挑选一次的机会,东伯雪鹰自然将全本拿到手!

“名字够邪恶霸气的,不过这杆长枪的确很好。”东伯雪鹰随意抖动,枪杆旋转刺出,产生的空气碾压冲击波都撞击在楼阁墙壁上,墙壁表面有波纹浮动,轻易卸掉冲击力。毕竟来选择兵器的,都会简单试上一试。

有些超凡或许战斗时还会施展腿法,可东伯雪鹰重视的则是灵活度!在近战搏杀时,灵活度极为重要。灵活性差的……将会非常被动!而灵活性高的,就能将对手玩弄股掌之中。就算遇到敌人逃命也是把握更大。

自己步伐移动产生的高速气流都会被引导,阻力大减。须知对于超凡强者而言,他们动作极快,一举一动产生的空气阻力都是很惊人的。像随意的长枪刺出或是抽打产生的高压冲击波,其实就是空气的阻力。当阻力被削减,速度灵活性当然就大增。

能有超凡强者当老师,他是非常愿意的。

哗。

嘭~~~墨阳琦等一群人个个被扇的飞了起来,撞击在远处,有的摔在地上,有的撞在墙上,有些身体弱些的当场吐血。墨阳琦等一群人个个脸色大变,有些惊恐看向那站着的脸色冰冷的东伯雪鹰。

弄掉三万人?

行进在幽静的道观内,东伯雪鹰在公良远带领下,先去领取了六百斤源石跟着就去选斗气法门。

一座很普通的木制三层楼阁,东伯雪鹰进去翻看寻找适合自己的斗气法门。

说不重要每一个超凡都会选择最好的斗气法门

当然秘术也需要钻研的,如果得到神级秘术仅仅才入门,而弱一些的秘术,别人却已经修行到匪夷所思的大圆满,完全能碾压修行神级秘术者。

*****

“没事没事。”司尘也有些不安。

“雪鹰。”池丘白称呼也亲近了不少,“从今天起,我们就算是好兄弟了,你喊我一声长风兄即可。”

“对了,还有一个很特殊的编号,叫‘夏族薪火’。”池丘白说道,“这是每一个超凡都知道的编号,一旦遇到极为重要事情或者生死危险,可以立即求救,求救时要提供你所在的地理位置,你的传讯手环内就附有一份地图,你把自己位置在地图上标注,而后传讯给‘夏族薪火’即可。”

“你什么时候去水源道观?”池丘白问道。

“好。”东伯雪鹰点头,在凡俗琐事上,龙山楼会做的非常干净,为超凡们解决后顾之忧。

血刃酒馆这边——

“源石是重要,不过雷真长老当年为了突破到半神,准备了大量的源石。虽然用掉很多,可依旧剩下了三千多斤。”东伯雪鹰暗道,那位雷真长老一辈子积累的宝物,除了海洋界石和一件护身内甲留下,其他珍贵的都卖掉了换了源石。

换了上万斤源石,为了突破用掉大半,可剩下的也很多。

不管是圣榜第一的池丘白,还是半神榜第一的‘贺山主’都不是大地神殿、血刃酒馆的reads;。

第二天清晨,安阳行省龙山楼总楼主‘羿鸿’就找到了东伯雪鹰。

**

东伯雪鹰有些惊叹。

“血刃酒馆,背后同样是一位了不起的神灵,幸好那位伟大存在不在乎信仰,否则和大地神殿斗起来谁胜谁负还难说呢!血刃酒馆的超凡们都擅长杀戮。”

羿鸿笑道,“我们安阳行省属于北方五座行省之一!像我们这里厉害些的称号级,除了大地神殿、血刃酒馆肯定会邀请外,四大超凡组织中也就水源道观会邀请。”

他就这么蹲着,眼皮耷拉着,手中还拿着一柄刀缓缓在磨着石头,虽然眼皮耷拉……可是他能够清晰感应到一道气息在靠近,那气息中有着凌厉的超凡斗气,以及更加澎湃的身体的气息。

东伯雪鹰、羿鸿二人便朝城堡内走。

“圣榜第一:长风骑士‘池丘白’,水源道观长老,以万物之风奥妙起始,掌握‘空间切割真意’,移动时难辨其踪迹,瞬间可出现在各处,‘空间切割’真意,圣级中尽皆不可抗。主要战绩:曾正面击败半神‘鬼神骑士’酆东,击杀土著半神‘风吼王’。”

他们也暗暗嘀咕,东伯雪鹰和项庞云同归于尽的事,族长你也是知道的!

“父亲母亲,我们下去吧。”东伯雪鹰笑道,“估计宗叔铜叔还有青石很快就到了。”

“小石头。”墨阳瑜伸手握住了儿子,越看越觉得亲近。

呼!

巨大的手掌直接拍击向那银月骑士。

不过东伯雪鹰将情绪迅速控制住,继续陪着母亲吃喝聊天,他希望母亲能开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