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方网址 > 第131章:欲罢不能

陈晴风被打击得不行,才懒得在这么重要的时刻跟陈青云谈人生的感悟,而是想着怎么尽快带四个女人离开。

怎么赵军威的电话会在别墅里面响了起来,难道落在家了。

看样子,千城手上的半本《夷国志》十有八九是他父亲的东西。

“哼……”秦寂言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一手抱着顾千城,一手拉着缰绳。

“我的任务是陪大小姐你,说不说话都不重要。”别说君亦安,就是顾千城自己也很憋屈。

“要有小主子就好了,我绝对申请做小主子的暗卫。”殿下真得太凶残了,珍爱生命,必须远离殿下。

一说完,顾千城在心里吐槽,面上却无事人一样:“原来是周王,难怪老鸨那么嚣张,这靠山果然够硬。”连楚世子玩的女人死人,也敢报案,看样子周王是想要找茬。

和聪明人说话,点到即止就可以,顾千城闷笑了一声:看不出来,秦王这人蔫坏蔫坏的……

她已经借秦王立威了,不用把面子做得这么足的,万一,日后她对秦王来说,没有利用价值了,她会很惨的。

书到用时方恨少。想要写几句情话给秦寂言听,才发现自己写不出情诗,也背不出几句情诗。

明显,秦殿下刚刚在顾千城的小院洗过澡,甚至头发还是半干的。

景炎的手下进来时,见到景炎通红的双眸,一瞬间愣住了,却不敢多事的寻问,只是跪在地上道:“主子,长生门唆使皇上,派人前往双城遗址,试图寻找龙凤果。”

顾千城强忍着笑意,板着脸道:“我真不知道,我今天才知这事,正想着给你写信,没想到殿下就来了。”

“我们是专门捉拿逃兵的,少废话,你是乖乖跟我们走,还是要我们兄弟动手?”大军的将士们都呆在军营,军中管得极严,得闲不得外出,赵王的探子要寻落单的小兵,着实不容易。好不容易寻到顾千城,哪里舍得放弃。

通知承欢的是暗卫,趁平西郡王没有发现时,神不知鬼不觉将承欢召出来,将消息说给承欢听。

老太爷是真的后悔了,要是他立场坚定,要是他身体再好些,顾家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是顾家的罪人。

“让人看好她,别让她死了。”实践证明倪月的血有用后,秦寂言再次叮嘱宫人,让他们十二个时辰盯紧倪月,不能让她死了,也不能让她跑了。

他跟龙宝相处的时间,加起来都不超过一个月,之前也不曾亲手照顾过龙宝,根本没有带孩子的经验,可却做得比所有人都好。

“千城……”秦寂言唤了一句,声音带着他自己都不知的哽咽。

“好,好,我抱你,我这就抱你。”听到顾千城近乎卑微的请求,秦寂言心一阵阵的痛。

顾千城第一反应不是担心秦寂言掉下来,而是在想连秦寂言这等高手都刺不穿,这冰墙得多厚?

“没往心里去就好。回头和凤将军说一声,免得他担心。”老皇帝会这么说,也是希望秦寂言不要再顾忌,好好与凤将军打好关系。

她急巴巴的来报信,可不就是为了给顾千城一个好印象,日后有个好出息。

得民心者得天下!

只有百姓安居乐业,民间富足,百姓才不会起义造反。

结果,言倾却把他们推给封似锦,让他们去找封似锦,理由是封似锦是读书人,读书人聪明肯定能想到好法子。

必然的。

当天晚上,皇上就看到御史弹劾顾贵妃恃宠而娇,娘家人行事张狂,不将王法放在眼里的折子。

秦寂言要死在北齐人手里,大秦皇帝绝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无论是谁做的,他这个北齐皇帝都要出来承担后果。

只是告知一下,不问他们同不同意就直接前来,这不就告诉他们北齐人,他秦寂言要来,谁也挡不住嘛。

帅营内,顾千城正在给秦寂言换药。这段时间每天都要迎接炸药的洗礼,秦寂言原本快愈合的伤,又有几处裂开了,尤其是背后肩膀处的伤,有发炎的迹象。

“有很多破损的画轴。”

“皇爷爷说的没错,没有您护着,五岁的我在无父母保护的情况下,确实无法在后宫活下来,可皇爷爷你有没有想过,我到底是因为谁才会落得无父无母的下场?”即使一再告诉自己,事情都过去了,可心里仍旧是放不下的。

“怎么,有问题?”秦寂言挑眉反问。

“夜明珠呀,好值钱的。”顾千城心疼坏了。

焦大人找不着顾千城,他直接把唐万斤砸城门的损失一一记上,然后一式两分,一份送到宫里给皇上看,一份送到顾家要银子。

而被顾三叔远嫁的千梦,听到这个事也送来了两万两,甚至在庄子上养胎的窦氏,也让人送了五千两过来。

当顾老太爷让他出一点银子时,顾承志十分犹豫,“祖父,就算我把大房的家产全卖了,大姐姐也不会原谅父亲和母亲,我真的要帮她出银子吗?”

可惜的是,顾千城此刻正窝在秦寂言的怀里安心的补眠,什么都看不到。倒是秦寂言看得清清楚楚,然后……

秦寂言闭上眼,眼角似有泪珠滑落,“千城,我从不将希望放在皇爷爷对我的荣宠上,皇家没有父子,没有祖孙,只有权利之争,我不能心软也不敢心软。”一旦他心软,就有可能惨败,到时候不仅是他,就连他身边的人也不会有下场。

这批人,想必是哪位皇叔暗中培养的人。

反复查证,秦寂言和顾千城就算仍旧怀疑,可也要承认,奸细还真有可能不在六扇门内。

五天后,风尘仆仆的秦寂言,在夜晚赶到景炎的大营。

“你……不要冲动,我这就去禀报给少主知晓。”领头的将领见秦寂言,在一波波的攻击下,仍旧不损分毫,就知对方实力不弱。怕秦寂言真得大开杀戒,领头的将领忙让人去请景炎。

而周王以及他的家人,最后是被流放回原来的封地,还是回漠北,就看周王交出的东西有没有诚意。

可是,子车能想到的问题,秦寂言会想不到吗?

顾千城那样,身边可离不得人。

顾千城老老实实点头,她猜到秦殿下为何不高兴,可是……

真是太可怜了。

在秦寂言出发前,掌事太监走了进来,行完礼后,恭敬的道:“圣上,那些大人还跪在大殿内,希望圣上你能回心转意。”

再说,她也不需要做什么,只是再往里走一米,打开另一道石门罢了。

“65874”第四道石门开启的数字。

必须速战速绝,可这两个打手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无法拿下顾千城,可顾千城一时半刻,也伤不到他们,甚至身上挨了好几拳,背部似乎有一根肋骨断了,疼的顾千城直抽气……

善后?

除了找到顾千城所说的凶器,还找到了一件血衣,衣服被埋在树下,被这位细心的官差发现,给挖了出来。

“是。”来人虽然觉得挺可惜,可不敢违背秦寂言的命令,拿着东西就往外走,走到一半,又听到秦寂言道:“给顾家介绍一个状师。”

“殿下放心,不拿到兵权,我誓不回朝。”凤于谦亦站了起来,朝秦寂言拱手。

面前这个男人,不是她的大哥!

人已死,他们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今天前,一直满口拒绝的子羊没有急着说话,而是看着老管家,片刻后才艰难的道:“我们可以和长生门合作。”他好不容易才建立了属于自己的事业,他真的不想再成为他人的手下。

一听到这个消息,倪月心里就忍不住狂喜,她知道她等的机会来了。

“朕不是不知,只是……朕不愿意这种事在自己手上暴发出来。”即使不承认,老皇帝也知道自己老了。

平西郡王妃幽幽地叹了口气,打起悲情牌,“千城,你帮我好好劝劝他,我和他父亲都不明白,他好好的跑到西北去做什么。他要不想呆在京城,可以去京郊大营。跑到西北那么远、那么乱的地方,这不是让我担心死吗?我和他爹都老了,我们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他要有个三长两短,这叫我们夫妻怎么活?难道这世间,还有比父母更重要的人吗?”

结果呢?

将秦寂言护在中间的武将见状,大声道:“圣上,臣护送你离开。”

窦氏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顾夫人头上,可老太爷是明白人。顾夫人现在完全被架空了,她根本调动不了顾家的人,能有这个本事的,只有顾千城的亲生父亲,顾家大老爷。

狼牙山离军营有十几里路,一来一回,等到暗卫带兵抵达狼牙山脚下,天已经亮了。

果真是人为财死,鸟为死亡。

她想像中的大战呢?

要说家世,他们几人的家世都不错,他们的起点确实比一般人高,可他们也确实比一般人优秀。

“殿下,是武毅带人跪在前方。”侍卫站在马车外说道。

于是这个早朝,就变成各派官员互相攻击,互相抹黑的大会……

顾千城说,便后退两步站好,顾夫人面露愠色,手上的帕子再次扭成团:“千城,你这是威胁我?”

封似锦不承认自己起了坏心思,他只是有礼貌不打搅别人说话。封似锦很有“风度”的退了出去……

老爷子的脾气封似锦很清楚。老爷子看上去亲切温和,像个大儒,可实际是脾气暴躁,耐心极差。

封首辅说他们是要权不要命,可他们哪里真得会拿命去拼。封首辅了解皇上,他们也不是一无所知,他们虽是为了家族利益,与皇上争权,可却没有想过拿身家性命去争。

不能,力往一处使,心往一处想,这只是幻想,是不可能实现的。

别怪她小心,而是……

“这是什么?”顾千城问话时,看向坛中的人,坛中的女子虽然有其阴暗的一面,可她们被装进坛子的时候还很年轻,即使被关这里长达数十年,可还是没有学会不着痕迹的隐藏心事。

坛中人却突然发现凄厉的“嗬嗬……”声,就好像正承受着巨大的,无法承受的痛苦。

“秦寂言,皇太孙……好一个皇太孙!回京?哼,我绝不会让你平安回去。”赵王一脸暴戾,明显他也是认为秦寂言此时回京,必然是为了继位。

赵王现在正忙着,从庶子中挑一个合适人选做继承人培养,实在不行他还能学老皇帝,从孙子里挑。左右他们老秦家的男人命都长,只要不死于意外,活到六十七也不是难事。

见到秦殿下进来,顾千城打了个哈欠,“回来了。”说话间,就走向一旁放盆子的架子前,将毛巾打湿走到秦殿下面前,“擦擦。”

秦殿下看着其中明显一份,份量明显极多,不由得再次失笑……

五岁的小孩,多智近妖又如何,真要一棍子拍下去,他就是妖孽也得死。

“姐姐,你知道我们的新统领吗?”顾承欢缓缓开口。

“我有那么没脑子吗?我孤身打上军营那不是找打嘛。”顾千城眼中杀意肆起,可面上却依旧是平和的笑,不叫顾承欢看出她的愤怒。

“封口!我不希望这件事有其他人知道。”虽然军中的人都知道承欢受了羞辱,但不能再扩散。

没错,就是一剑。

这一看君亦安心里就更加不敢说不了。

“谢谢大人。”君亦安心里发苦,她一点也不想做什么傀儡谷主,可她能说不吗?

“把人带回去好好问清楚,本王不希望再有一次。”

“景炎,这一局你又输了。”秦寂言双手背在身后,站在甲板上,看着前方,脸上是淡淡的笑。

圣后为了给秦寂言一个下马威,并没有安排什么马车,而是让人带着秦寂言一路走过来。

秦寂言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静静地站在殿中,任由长生门的仆人将椅子搬进来,然后……不坐!

景炎不是自由的侠客,也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太孙,他没有办法只凭一句话,就丢开一切离开京城。

就算能逃脱锦衣卫的追捕,景炎以后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人前。

“果然是翅膀硬了。”老太爷摇头叹息,眼神晦暗不明,看不出是后悔还是愤怒,总之很复杂。

要让人知道钱庄的事,说不定会引起内乱。

不过,这仇也快报了。

“嗯……”毕竟是皇上亲自指的人,秦寂言倒没有太为难,可也不肯放过对方,问道:“说说你们的推断。”

“回京城确实安全一些,可本王不放心你在这个时候回去。”秦殿下搂着顾千城的腰,一脸不舍。

“封大人年少高才,本宫身边正缺封大人你这样的人才,此战还需要封大人帮本宫出谋划策。”一句话,便把封似锦留在战场上,不到战争结束,秦寂言绝不会放封似锦提前回京城。

他们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这么多老鼠!

“别怕,有朕在!”秦寂言揽住顾千城,坚定的道。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她自己不想上去,怎么能勉强秦寂言,可是……

“我们走水路。”老管家当然知道顾千城的情况,他到是想走小路,可他相信不管他走哪条小路,都会被秦寂言查到。

子车苦笑一声,摇了摇,抬手在脖子上划了一下,比了一个灭口的姿势。

为了确保顾千城的安全,秦寂言一路派人许多人盯着顾千城,几乎每天都有消息传过来。

可是,老夫人虽然离开了,她带来的影响却没有这么快消失,顾千城在顾府的处境,也越发的微妙。

顾千城站在床边,久久没有动一下,顾贵妃身边的两个宫女,吓得大气也不敢出,像鹌鹑一样缩在那里,可是……

即使手边没有趁手的仪器,可顾千城还是能看出,顾贵妃这次真出事了,这伤就是好了也会留疤。

“表姐?我母妃怎么样了?”五皇子见到顾千城出来,立刻收起情绪,上前寻问。

“怎,怎么会这么严重?”比宫女说得还要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