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方网址 > 第127章:甘拜下风

...英亲王闻言看了秦铮一眼,点点头,给英亲王妃夹了一筷子她爱吃的菜。

谢芳华抬起头看了英亲王妃一眼,没说话。

    可惜,她的记忆如今也只不过是有一个片段。再深想的话,头便如裂开一般的疼了。

第二日,大雨依然不停。

“你则两日一直没休息,的确是累了,今日如今刚过午时,时候还早,回府后便好好休息吧。”谢云澜将车中一层薄拿过来展开,给她盖在了身上。

...“这是什么时候?”

谢芳华仰脸,“为什么?”

谢芳华伸手捂住他的嘴,想反驳,却觉得他说的是事实,可是这般说出来,让她心里更难受,她一字一句地轻声道,“以前忠勇侯府的确重若我的性命,你排不上号,可是从今以后不会了。哥哥身上的病已经好了,我虽然不会不管忠勇侯府,但是我回京这么长时间,该做的我都做的。以后就走一步看一步,看忠勇侯府的运数了。”

玉灼早已经扔了扫把,看到精彩处,大声叫“好”。

品竹笑着说,“人比人气死人。不过我们也不用羡慕他,他是什么身份?自小就得王卿媚和玉启言培养。一个是王氏家族的人,一个是玉家的人。”

谁做夫婿,看的是她那颗为之跳动的心。

谢芳华抿起嘴角,如今秦钰是太子,以后哥哥要入朝,老皇帝已经不能理政。他硬要拉住哥哥,谁能硬去把人拽回来她深吸一口气,定下神,是啊,还有四天。他总不能拖着他四天不回府。

灵雀台一瞬间静寂无声。

“是!”老太监立即快步走出了灵雀台。

谢芳华将手递给他。

忠勇侯和谢墨含也不说话,静静地靠着车壁坐着。

谢芳华淡淡一笑,“她孙子孙女是不少,但忠勇侯府的小姐就一个我。因云澜哥哥是我千拖万拽地请回京的,她一

“我说怪不得这两个人面熟,原来京中传出的消息是真的,北齐的皇子和玉家的人出现在了京城。”秦钰端坐在马上,慢慢道,“两位贵客来到南秦,真是荣幸之至。”

玉灼立即站住,回头看向马车。

谢芳华撇开视线,望向天空。

“皇上会信吗?”外面人又问。

谢芳华炒菜的手顿了顿,没想到这三人的来头还挺大。

除了三皇子、五皇子外,皇帝还有三位小皇子,分别是八皇子,十一皇子,十三皇子。八皇子刚刚十四岁,十一皇子和十三皇子分别十岁和七岁。

秦铮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谢芳华心思一动,看着他。

林七站在门口,看着二人,想着谁能想到英亲王府内金尊玉贵的两个人儿偏偏会在这里自己下厨做菜?小王妃虽然糖盐不分,但是有小王爷看着她,而且很善于掌控大火小火,这菜的香味转眼间就飘了出去来,想不好吃都难。

“华丫头,你快给她止血,开药方吧必须赶紧给她治。”谢芳华点点头,伸手入怀,拿出一个玉瓶,倒出一颗药丸,塞进卢雪莹的嘴里。

谢芳华摇摇头,“不能了。她本来就体虚力乏,不曾好好养着,而且经过了剧烈的动作,孩子已经滑落,谁也保不住。”

刘侧妃哭了一会儿,见谢芳华去写药方,才想起什么,又赶紧问,“小王妃,她这……以后还能不能再怀孩子?”

英亲王妃点点头,“可是传出去,总归是件没脸的事儿,别人不会说她娘,反而会说我苛责庶子,给养歪了。”

想必紫荆苑几乎翻塌了天,落梅居甚是安宁静谧。

谢芳华见他连小姑姑也不叫了。知道他心中郁郁。若不是她心里有事儿睡不着,断然躲不过这样的毒蝎子。

谢芳华却无睡意,将法佛寺失火,有人借由谢氏长房的手来害她,而今日,有人放冷箭。虽然对着的是秦铮,但是却抓到了一块谢氏隐卫的令牌。她直觉这两次的事情有某种联系,也许就是一个人的手法。

“你个臭小子!”王倾媚磨牙,半响后,看着令牌败下阵来,板着脸道,“你让我去杀手门如何救人?”

秦倾不言语。

“金燕梦魔,毕竟不是什么好事儿,有损女儿家的闺誉,我觉得,就不查了吧。”大长公主叹了口气,“只要燕儿平安。”

谢云澜、谢芳华上了马,除了侍画、侍墨等八名婢女外,所有的护卫都留给了大长公主。

大约走出十里地后,便追上了前面的一队百人的官兵。

谢芳华微微低下头,当哑巴有一样好处,可以不用答话。

半个时辰后,楚画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落梅居。

李沐清和郑孝扬对看一眼,不解。

小泉子知道他摇头,再劝也没用,只得拿了把扇子,给他打着,虽然过了中秋,秋老虎还是有些热的。

二人出了御书房。

秦钰气虽然消了些,但眉头却拧着,点头,“如今响午了,大伯母留在宫中用午膳吧。”

秦钰看着二人,“你们知道芳华怀孕的事儿?”

“臭小子,你少跟我装蒜!别告诉我华丫头怀孕了,你不知道?”英亲王妃竖起眉头。

是因为韩述消无声息地死了吗?

秦钰点点头,“说得有理。”

那小童睁大眼睛看着谢云澜,眼睛几乎瞪成了铜铃,除了早先的惊诧不敢置信外,还有一种深深的恐惧。

“可是我想住得离你近些。”谢芳华用手晃他的背着他的胳膊,央求道,“我没有事情绝对不给你捣乱。好不好?”

“不好!”谢云澜依然拒绝,“这院子里没什么人,外跨院有护卫,不会有什么事情。你安心住着。我的院子是男人家的院子,怎么能适合你女儿家住?”

那二人同样惊骇地看着谢云澜背着谢芳华,闻言齐刷刷地低下头,恭敬地道,“是,公子!奴才二人一定不敢懈怠。”

春花、秋月齐齐一惊,“小姐,今日云澜公子对您的作为十分之纵容,而且让您靠得极近。可不像是不喜欢甚至厌恶女人的模样啊。”

谢云澜回了自己的院子后,进了屋里,房门便被从里面紧紧地关上了。

两盏茶后,所有的卷宗全部烧毁,只余下满室的草灰味和一盆的灰烬。

谢伊悄悄地靠近谢芳华,挽住她的手臂,轻声说,“芳华姐姐,你一定会活下去的,我们谢氏也一定会继续延续下去的。”

“做你的梦去吧。”秦铮拉着谢芳华,出了御书房。

秦铮挑了挑眉。

郑轶一噎。

谢芳华被他拉上车,他动作极快地落下了帘幕,车夫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右相府。

谢芳华点点头。

英亲王妃点了点头,对春兰说,“你出去,将她叫进来。”

谢芳华从内室里走出来,见英亲王妃气得脸色铁青,她道,“娘,我来看看。”

英亲王妃立即回头,“你怎么下地了快回屋子里躺着”

刘侧妃定了定神,“王妃姐姐,出了什么事儿”

下了早朝后,京中大肆地彻查起来。

南秦京城三百年来,在不叨扰百姓的情况下,京中第一次大清洗和大整顿。

秦钰冷哼一声,没再做声,向外走去。

掌柜的听闻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来,也连忙从后面出来,热情恭谨小心地接待。

“你送我,我就要。”秦铮对她道。

    谢芳华几步便来到了谢云澜面前,伸手去摸他,眼圈发红,声音轻颤,“云澜哥哥,你这是在干什么?怎么……怎么这副样子……怪吓人的……”

    可是看起来,他身体的症状倒是怪异而稀奇,不像是在演戏。

    “云澜哥哥,你……你这是怎么了?你……会不会有事儿?”谢芳华站着不动,红着眼睛轻声问。

    谢芳华仿佛没看到赵柯的脸色,慢慢地挪步出了暗室。紧接着,又挪步出了屏风后,进而挪步出了房间,来到了房门口。

    外面太阳依然挂在西方天际,从西面射过来的阳光明媚,院落里有梨花在开,空气清新。

    内室里再未传出声音。